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治疗肺癌,有哪些新方向值得期待?
治疗肺癌,有哪些新方向值得期待?
时间:2017-11-23   作者:PD1 【转载】   

  知识就是生命!大家好!今天咱们继续聊有关于肺癌的重要知识。

  我们已经聊了很多肺癌的治疗,主要谈到的是化疗,放疗,靶向药物,以及PD-1/PD-L1免疫药物。

  那么除了这些,关于肺癌的预防和治疗,还有哪些最新的前沿进展呢?今天咱们就挑几个最期待的来讲。

  1:消炎药预防肺癌

  纵观科学史,你会发现很多的重大突破,其实都是无心插柳,比如青霉素,就是因为做完实验忘记洗盘子搞出来的。搞科研,不仅需要智慧,还需要运气。

  2017年最神奇的意外,我觉得当属诺华测试一款针对心血管疾病的新型消炎药ACZ885的时候,意外发现它居然有个显著副作用:大幅降低肺癌发生率和死亡风险!

  ACZ885是一种抑制细胞因子蛋白IL-1ß的靶向药物。IL-1ß是一个重要的调节免疫系统的蛋白,活性过高的话,可能导致动脉粥样硬化等心血管问题。所以科学家想用ACZ885来阻止IL-1ß活性,抑制炎症发生,从而改善患者的心血管状况。

  为了验证这个猜想,诺华在3期临床试验中招募了超过10000名患者!可谓下了血本。幸好,结果不错,在这项公司研发史上规模最大,持续时间最久的临床试验之一中,研究人员们发现与对照组相比,使用ACZ885的患者心脏病发作的相对风险下降了24%,心血管死亡风险下降了10%。

  这当然是好消息,说明药物有效。

  但还有彩蛋!

  研究人员们在分析结果的时候,意外发现服用新药的患者,肺癌发病率居然大幅下降!

  使用高剂量药物的患者,肺癌发病率下降了67%,低剂量组的发病率下降了39%。整体来看,使用新药的人,肺癌死亡率竟然下降了77%!

  这简直是最让人欣喜的副作用!

  目前对于ACZ885防癌背后的机制还不明确,主流猜想认为IL-1ß不仅引发心血管问题,还能诱导癌细胞的生长和转移,因此抑制它的药物也能防癌抗癌。

  由于这是意外发现,无法作为证据直接用于上市申请,因此药厂已经递交申请,正式启动专门评估药物预防肺癌风险的3期临床试验。

  如果成功,将是癌症预防史上的里程碑事件!

  非常值得期待!

  2:BRAF突变肺癌治疗

  非小细胞肺癌中通常检测的突变是EGFR,ALK,ROS1等,主要是因为它们有对应的靶向药物。对于其它肺癌突变,知道了也没有好的针对性疗法,价值很有限。

  BRAF突变就曾经是这样没啥价值的突变。

  科学家早就知道,部分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携带一种特定的BRAF V600E突变,也就是BRAF基因的第600个氨基酸,从V变成了E。但一直以来,针对它的临床研究一直未能取得突破,虽然有针对BRAF的靶向药物,但单独使用的时候,效果不佳。

  但最近发表于《柳叶刀.肿瘤学》的一项研究发现,当把BRAF靶向药dabrafenib,和另一种靶向药trametinib组合使用的时候,BRAF V600E突变的晚期肺癌患者,疾病控制率达到为79%!其中4%肿瘤几乎完全消失,59%肿瘤显著缩小,16%大小稳定。

  重要的是,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都显著延长。

  正因为如此,这个靶向药物组合已经被FDA批准上市,用于BRAF突变肺癌患者的治疗。

  由于通常BRAF突变不会和EGFR或ALK突变同时出现,因此对于非小细胞肺癌患者,如果确定没有EGFR和ALK没有突变,那么BRAF就值得检测。当然,如果经济条件允许,也可以考虑一次把肺癌常见基因突变都检测一遍,得到更全面的数据。

  3:三代靶向药物对脑转移肿瘤展现显著效果

  针对EGFR和ALK突变肺癌,都已经出现了第3代靶向药。EGFR的3代药物泰瑞沙已经上市,ALK的3代药物劳拉替尼(Lorlatinib)也已经在临床展现了良好效果,预计很快就会上市。

  这俩3代药物有俩共同特点:

  1:对于不少对一代靶向药物耐药的患者有效。

  2:对脑转移的患者效果显著。

  第2点太重要了!

  因为无论EGFR突变肺癌,还是ALK突变肺癌,不少患者后期都会出现脑转移,严重影响生活质量和生存时间。

  不幸的是,一代的靶向药物,无论是EGFR的易瑞沙,还是ALK的赛可瑞,通过血脑屏障的能力都有限,因此杀伤转移到脑部的癌细胞效果很不好,通常都只能借助放疗,甚至手术来缓解患者症状。

  但三代靶向药出现后,情况改变了!

  泰瑞沙和劳拉替尼,这俩新药在设计过程中都考虑到了增加药物入脑能力,就是为了来对付脑转移。

  临床试验结果让人欣喜。

  在临床试验中,EGFR三代药物泰瑞沙对付脑转移病灶有高达70%的客观缓解率(化疗为31%)。与化疗相比,泰瑞沙可显著延缓脑转移患者无进展生存时间(11.7 vs 5.6个月)。

  虽然泰瑞沙主要是在对一代药物耐药的患者中使用,但其实不少专家都认为,如果在最开始诊断就伴随脑转,直接使用泰瑞沙效果应该是更好的选择。

  劳拉替尼对付脑转效果看起来也比早期的ALK靶向药物好。

  早期临床研究显示, 劳拉替尼对脑内病灶客观缓解率可达50%左右,这给ALK突变患者带来了新希望。

  4:联合免疫治疗显示价值

  多个PD1和PD-L1抑制剂已经上市用于非小细胞肺癌治疗。但是,效果还不够好,原因是响应人群比例较低。临床试验中,单独使用PD1/PD-L1药物,客观缓解率通常仅仅在15%-20%之间,多数患者受益有限。

  怎么办呢?

  组合疗法。

  其实从很早开始,癌症治疗就是组合疗法,比如化疗和放疗结合,手术和化疗结合等等。我们的目标就是找到1+1>2的机会。

  抗癌药的使用也是组合居多,对于肺癌的化疗,通常就是两种化疗药物组合使用。靶向药物也是如此,前面刚提到,dabrafenib和trametinib两个靶向药联合使用,可以治疗BRAF突变肺癌。

  免疫药物当然也可以组合。

  现在特别火爆的研究领域,就是PD1+X组合疗法。这里的X可以是化疗,靶向药物,或者免疫药物。

  PD1+化疗已经显示成绩,在用于特定亚型肺癌的时候,能有50%的客观缓解率,远超单独用PD1或单独用化疗。

  大家最感兴趣的,是免疫疗法+免疫疗法。目前有上百个“PD1药物+另一种免疫疗法”的试验在进行。

  最近已经一些让人兴奋的苗头。

  比如,新型免疫药物,IDO抑制剂(Epacadostat)联合联合PD1药物,用于二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时,安全性好,而且总体客观缓解率提高到35%,疾病控制率(DCR)60%。

  新型免疫药物,腺苷A2a受体拮抗剂(CPI-444),联合PD-L1药物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时,疾病控制率达到71%。

  新型免疫药物,白介素-10(AM0010),联合PD-1药物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时,总体客观缓解率为38.5%,疾病控制率超过80%。

  等等等等。

  总而言之吧,面对肺癌,治疗是越来越精准,办法是越来越多。大家完全有理由保持乐观和积极的心态,多多学习,期待奇迹。

  海得康发掘国际新药动态,为国内患者提供全球已上市药品的咨询服务,如丙肝新药印度吉三代、肝癌新药印度多吉美、PD-1、PD-L1、肺癌AZD9291等,帮助国内患者选择更新更有效的治疗药物和手段,更多药品信息及购药渠道,详询:400-001-9763,010-67385800,微信:headkonhdk     www.headkonmed.com


新闻中心
更多
在线客服
- 新特药顾问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×